232018-11
原创小说书名《无南》十一著 06

发布者: 浏览次数:

  吴南想起刚认识男友那会,有那么几天他们天天在一起,也许恋爱刚进入升华期,谁都离不开谁。

  有一天晚上,住的宾馆正好靠着湖边,夜静悄悄地,两人偎依的坐在窗前,听不远处的湖水扑岸声。月亮偶尔躲进淡淡的薄云里,又慢慢漂移出来。吴南想起那首优美而又有些忧郁的歌,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少年时,她唱这首歌,却从来没有唱出过快乐,觉得是一种惆怅。她几乎克制自己,但还是将这首歌哼了出来。哼了几句,觉得有些难为情,打住了。

  吴南说,不唱了,自己好久没有唱歌了。小时候,爱唱歌,也就是没人的时候,自己哼哼,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唱。

  天高地阔,又在湖边,就有些凉意了,这凉意添了些许凄婉的意蕴。本原是一次高高兴兴的赏月,不知怎么会伤感起来。

  程升问,你当年高考选学校怎么没报文科类院校?2006年左右那几年,文科的那些师范学校,女孩子报的比较多的吧?

  吴南只是嘴上这样顺嘴一说而已,文科,准确一点说是文学,对她来说,曾是太过神圣,自己没有自信,也没有勇气走近它,怕它伤害了自己,她知道,自己经不住那样的伤害,远远地爱着它,足矣。就像刚上大学的前两年,连想到他的时候,都是轻轻巧巧的,不敢造次。直到毕业,她也没再往自己心里去看一眼那种被掩饰的情愫。

  吴南习惯了一个人洗澡,自己先起身后,拿起衣服往浴室走,进去后直接关上门,陈升紧随其后,可还是吃了闭门羹。

  程升吼道,怎么回事,你身上什么地方老子没看过,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程升在床上不耐烦的看着电视,对着浴室方向,喊道:好了没啊,老子要上厕所。

  吴南知道这是他的不耐烦综合征又开始了。没有搭理他,继续穿着自己的睡衣,吴南不喜欢那种不穿衣服在房间里晃来晃去的感觉,即便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她还是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出来。

  果然程升一见吴南出来,赶忙走过去,一把抱起吴南,轻轻地放到床上。这时的程升总是很有绅士风度的,就连他们的第一次性爱,说出来,可能在这个性爱自由的年代,都是一个笑话。两人的遇见更是应了那句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酷热的夏天,大多数年轻人喜欢聚会的场所星巴克里,吴南拿着她那今年第二次游戏装备卖的钱,喊上自己的表妹,一起来喝喝咖啡,表妹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拿着手机与自己的男友聊着QQ,一时都忘了和吴南闲聊了。

  吴南捧着咖啡,正准备喝一点,看到窗户边一男子操作电脑很沉迷的样子,不说话,不旁视,不喝咖啡,不抽烟,如入无人之境。甚至手边的手机QQ一直在想,也只是拿起来看下,放回原处,又放回原处。敲着电脑键盘的那双手,像十个默契又优美的小精灵在舞蹈,一个多小时后,男子收起笔记本放回自己的包里,把自己的位置清理的干干净净,把吃完的蛋糕盒拿走,自己扔进垃圾桶。

  吴南自认为自己的观察似乎没有让当事人发现,其实当陈升敲累手指,动动肩膀时,曾瞄到这个素净的女孩,他发现女孩在观察自己后,没有离开,他是多么渴望女孩能走过来跟自己认识啊。可从小到大的那种先天的傲气让他只能静静地等待。

  这时的陈升哪里知道吴南是那种根本不会去主动去跟陌生人打招呼的女孩,即便自己看得上的男孩,她也是看看而已,陈升等了一个多小时,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

  这时吴南的表妹贝贝才跟男友的聊天结束,跟吴南说,表姐,请我看电影吧,最新的哈利波特魔法师那个电影可好看了,吴南架不住表妹的叨叨,答应了,一起去对面的电影院买票。买票时被告知最后一场还有几张票没售出,本来表妹倒是不想看了,实在太晚了,可是吴南想着放暑假前刚跟大学男友分手就看看电影吧。这样子,自己可以暂时忘记那些不太美好的日子发生的事。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吴南和表妹贝贝随着人群走进电影院,当她落座时,惊讶地发现男子坐在自己的旁边,赢咖app她即欢喜又觉得有趣,就这样看完整部电影,快结尾的时候,男子要了吴南的电话号码,还说要送她们回去。吴南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拒绝了男子的好意。

  假期过完了,吴南回到大学生活,一天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吴南看着是陌生电话,给挂了,后来连续打了好几个,吴南接了电话,男子问,你好,我是程升,我们电影院认识的,你给我的号码,男子生怕吴南挂上电话,吴南说,噢。男子说,你周末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上海菜馆。吴南说,好的。说好的这两个字的时候,吴南自己都莫名其妙,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呢。

  周末的夜晚很快来了,陈升提前告诉吴南让她从学校后门再过一个街对面的小区门口等他,

  程升开车来了,吴南上车,刚坐下就问,你怎么知道是我上车。程升说,只有你才是这黑夜最亮的一颗星。这样的表白情话,在现在看来,太俗了,可在那个时候,吴南是不知所措的。

  程升轻缓地发动车,认真地说,你是我这一个星期最想见到的人,真的,每天夜里都会想着我与你的种种遇见,谢谢你等着我。

  程升说,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变了,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程升的车开着开着,吴南就不辨南北了。这条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不一会,他们下了车。

版权所有:赢咖-赢咖娱乐|娱乐天地